您当前位置:高鹏律师团队 >> 公司债权 >> 浏览文章

浅析破产中的连带债务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30日点击:

(一)问题的提出


破产中的“连带债务”

我国《企业破产法》第52条“连带债务人数人被裁定适用本法规定的程序规定的程序”应作广义的解释,是指由于某种原因而导致多个债务人对债权人共同负责的情形。 其在范围上既包括前述的狭义连带债务又包括民法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还包括本不属于上述两种债务的“补充债务” 。

破产连带责任中的两种关系

破产法所解决的连带债务主要是两方面的关系:

一是外部关系,各连带债务人对破产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每一个债务人的财产都构成债权清偿的责任财产,通过这种连带责任,增强清偿债权的能力,维护债权人的利益。

二是内部关系,在满足债权之后,连带债务人就超过自身清偿的部分向其他债务人行使追偿权,从而达到债务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浅析破产中的连带债务


(二)债权人申报债权数额的立法例

债权人申报债权数额的立法例

1)成立时债权额主义

瑞士破产法第 217 条规定,债权人从某债务人的某一连带债务人处取得部分债权偿付的,仍可以在破产程序中主张其原来的全部债权。

2)自愿清偿额扣除主义

第二种立法例是以法国为典范的自愿清偿扣除额主义,法国商法第 542 条以下规定,债权人已受领一部任意清偿的,此部分清偿额可从成立时的债权中扣除,余下的数额为破产债权额,但受领的破产分配则不可从中扣除。

3)现存额主义

德国破产法第 43 条规定,不管债权是因自愿清偿还是因破产分配而部分消灭,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都仅可主张其于债务人破产宣告之时所享有的债权。

乙欠甲100万,A、B、C三人都对债权人甲负连带债务100 万,A清偿了50 万,B破产分配率达 50%。现C进入破产程序,三种不同的立法例下,债权人 甲可申报的债权分别为100万、100万-50万=50万、100万-50万-(100万-50万)×50%=25 万。


浅析破产中的连带债务

 

(三)主债权人的申报与受偿

 

我国《企业破产法》 第五十至五十二条对连带债权的申报作出具体规定,总结下来,主债权人的申报共有三种申报模式:一是代表申报;二是共同申报;三是分别申报。该几条所确立的“多重保障原则”是对连带债务担保功能的贯彻,可以看出中国采用的是第一种立法例。

 

问题一:

从其他普通债权人角度,可以请求连带清偿的债权人在各个破产程序中都已总额申报,这无疑就降低了其他债权人的分配比例,也就变相地使有连带关系承担的债权优于其他债权。

问题二:

 1.分别以债权成立时的全额申报,也容易导致债权人最后实际获得的清偿大于债权总额。超过债权总额的部分是不当得利需要返还。

 2.若连带债务人的破产程序已经终结,超出部分符合《破产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的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发现破产人又应当供分配的其他财产“,需要追加分配,追加分配产生的债务属于共益债务,需要从返还的财产中优先支付。

 3.追加分配受出斥期间的限制,如果连带责任的债权人不主动返还不当得利,除斥期间过后,权利归于消灭,这无疑也是对其他债权人的实体权益的损害。


(四)连带债务人的追偿

 

(1)禁止多重清偿:

《破产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债务人的保证人或者其他连带债务人尚未代替债务人清偿债务的,以其对债务人的将来求偿权申报债权。但是,债权人已经向管理人申报全部债权的除外“。同样道理,在第三人提供物之担保的情况下,若主债权人全额申报了债权,担保人也不能以其未来的追偿权再行申报。此为相关连带债务人应承担的破产风险。

 

2)债务分担的依据(全部清偿):

债务人在对外承担全部责任后,有权要求其他债务人分担其应分担的份额。关于债务人这一权利的请求权基础,理论上有两种解释。一是追偿权,即债务人有权在承担债务后,基于债务人之间的基础关系(如合伙、保证等)向其他债务人求偿;二是法定的债权让与,即在追偿权人向债权人清偿了全部债务后,便从债权人处受让其对其他债务人的债权。我国民事基本法目前仅规定了追偿权而未对法定债权让与作一般性规定。

 

3)物的担保:

 实践中,有关债权是否附有担保(如主债权上附有担保或追偿权上设有担保),是连带债务人进行此种选择的重要考量。我国《物权法》第176条中“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的规定虽然未予明确违反该规定的法律后果,但类推《担保法》第28条中“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债权人放弃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在债权人放弃权利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的规定,应当认为连带债务人可以在主债权人放弃担保的范围内免责。

 

4)求偿权中连带债务人部分清偿后求偿权的行使:

针对求偿权需要讨论的是:如果保证人或连带债务人部分清偿后,求偿人对于自己的部分清偿,如何行使求偿权。

 

 一种认为,求偿人只清偿一部分债务,也该按比例获得权利;另一种即通说认为,在求偿人仅清偿一部分债务时,由于债权人可以就破产宣告时的债权全额作为破产债权加以行使,所以,求偿权人仅可以在债权人已得到全部偿还的限度内,对剩余财产部分取得权利。

 

将来求偿权中对连带债务人将来求偿权行使的限制:

破产法第五十条赋予了保证人或连带债务人的将来求偿权,但同时也限定,只有在债权人不通过破产程序要求清偿的情况下才可以行使将来求偿权。这即为该条规定的但书部分。对此,国外立法也作了肯定的规定。例如, 《日本破产法》第 26 条规定: “于数人各自负全部履行义务情形,其全体、数人或一人受破产宣告时,对破产人有将来可行使之求偿权人,可以就其全额作为破产债权人行使其权利。但是,债权人已就其债权全额作为破产债权人行使其权利者,不再此限。”

 

特别限制:

保证人对债务人的追偿权应当受到限制。如果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已经以债权总额申报债权并行使权利,债权人以未受清偿的部分向保证人主张并获得清偿后,保证人便不能再向债务人追偿,否则相当于同一个债权参与了两次破产分配。这是保证人本应承担的风险。另外,在主债权人未申报债权时,保证人虽可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预先申报债权,但债权额受限于主债权在破产程序中的限制,只能申报主债权本金及其至破产程序开始前的利息,否则将构成对其他破产债权人的不公。

 

(五)总结


破产程序专注于债权实现的目标设计“消除”了狭义连带债务、不真正连带债务和补充债务的差异,统一地用广义的“连带债务”概括多数人债务,以期贯彻连带债务制度的担保功能,使债权人充分受偿。破产中的连带债务制度一方面为主债权人提供多重保障,另一方面禁止超额受偿,同时兼顾对连带债务人的权利保护,通过追偿权、约定债权转让、设定反担保等制度保护已承担清偿义务的连带债务人。

 

破产程序中,合理处理破产债权人与连带债务人的外部关系和连带债务人之间的内部关系,如何通过破产制度保证公平受偿,即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均衡,以及如何平衡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利益都是破产法通过制度设计和规范需要解决的问题。



栏目导航
最新图片
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