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高鹏律师团队 >> 家族股权 >> 浏览文章

离婚时代,婚姻破裂的企业家如何分家?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7日点击:



无论创业企业还是成熟企业,合伙人离婚就意味着一场“宫心计”。配偶企业创始人最大的隐形合伙人,即使通常不出现在工商登记文件中,但在无特殊约定的情况下,婚姻存续期间一半的身家仍然属于配偶,包括公司的股权。


结婚时,股权成为共同财产,离婚时,公司就要接纳一个不受大家欢迎的合伙人。


离婚,“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不过是理想。现实中,离婚影响的不只是公司的正常运营、现金流等浅层问题,更可怕的是,公司的凝聚力和平衡性一旦被打破,公司的命运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因此,随着公司规模做大,后院起火不再是家庭私事,而是影响到很多利益相关方的公众事件,包括创业时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员工团队与投资人。


据媒体报道,蓝色光标孙陶然离婚,导致上市公司市值近2亿股权变更。土豆网创始人王微离婚,付出了700多万美元现金并且错失最佳上市时机的代价。



大家合伙创业,主要是基于对合伙人个人的信任。如果处理不当,这会导致没有经过磨合,也不存在信任基础的离婚合伙人配偶成为公司股东。如果存在怨恨的合伙人配偶成为股东且享有投票权,这会给公司带来灾难性后果。



麦迪科技


麦迪科技是2016年12月上市的次新股,主要经营临床医疗管理信息系统系列应用软件产品和临床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翁康为第一大股东及董事长。


10月16日,麦迪科技宣布于近日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翁康和严黄红的通知,经友好协商,二人已办理离婚手续。


翁康拟将直接持有的1973万股麦迪科技的股份中的771万股转至严黄红名下,而翁康通过麦迪美创公司间接持有的股份数维持不变。按照麦迪科技10月6日39.90元的收盘价格计算,771万股的股权价值高达3.07亿元。


本次股权重新分配后,翁康的直接持股比例将大幅下降到15%以内,距离截至6月30日二股东(持股比例13.10%)和三股东(11.27%)的持股比例已经非常接近。同时,严黄红变动后的持股比例将达到9.5%,位列麦迪科技第四大股东的位置。


“分家”不“分权”,维护上市公司稳定是第一要务,虽然翁康和严黄红两人劳燕分飞,但两人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在公司重大事项决策过程中采取一致行动。


协议中注明,如果严黄红不亲自出席公司股东大会,将书面委托翁康进行表决,在公司股东大会表决时,授权翁康按意愿进行表决,同时,这是一份五年之内不可撤销的一致行动协议。


在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后,翁康依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时对于上市公司的正常运营没有造成实际影响。



企业家婚姻股权

企业家群体的婚姻股权,有“三高”特点:


离婚率高

国内有蓝色光标孙陶然、TCL李东生、泰康人寿李东升、土豆网王微、赶集网杨浩然、万科王石等;国外有通用韦尔奇、新闻集团默多克、特斯拉马斯克等。



代价高:天价离婚

企业家的核心资产是股权,离婚股权分割通常导致“天价离婚”出现,例如豪迈科技冯民堂14亿元离婚案,三一重工袁金华22亿元离婚案,默多克10亿美元离婚案,女首富龙湖地产吴亚军200多亿港元离婚案等。



后果风险高

土豆网王微因婚变耽误最佳上市时机,马斯克因婚变致特斯拉股价下挫4.1%。





企业家的婚姻股权如果处理不当,往往会给公司带来灾难性后果。如何理性处理婚变时配偶的股权问题,有以下三种建议:


博弈型:放弃股权

即公司核心创业团队和配偶签署条款,使配偶同意创业者婚内股权为创业者个人财产,不对公司股权主张任何股东权利。但从公平合理的角度,我们建议要对配偶有合理的经济补偿。


美国的很多影视明星,也签署过类似条款的“婚前协议”,其中包括这些小鲜肉与老鲜肉:


杰西卡·辛普森夫妇


乔治·克鲁尼夫妇


布拉德·皮特夫妇


交易型:股权转让

即创业者与配偶约定,如果发生婚变,创业者或公司其他股东可以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购买可归属于合伙人配偶的婚内股权,购买价格可参照届时公司净资产或公司估值计算。


合力型:钱权分离

即创业者与配偶约定,如果配偶因婚变成为公司股东,配偶同意通过投票权委托、一致行动人协议或持股平台等方式将其继受股权对应的投票权转由创业者行使。


在这些模式下,一方面可以保障配偶应得的经济性权利,另一方面也不影响到公司治理。比如马蓉通过持股平台(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公司股权就是个模式。

栏目导航
最新图片
最新信息